品二十四节气,感悟中华天地——白露(九月七日)

连着多日的雨,古都仿佛浸润于巨大的水墨画中,秦岭为屏,候鸟穿梭于绵延不绝的云岭深处,越远处便是高耸入云的山峰,由浅及深,像是女娲造物时代凝结一块翡翠横于天地河山之间。雾气伴着乡野里腾起的炊烟,盘桓着似若要挣脱这初秋难得的宁静。风中间有些冷意,行人也加快了前行的脚步,伞具在霓虹灯照耀下,和路面斑驳的水洼形成了调皮的光影。自己呆呆望着,不自觉丝丝凉意,拉住领口,径直折返回校园。

校园门口所望之处便是新生入学的景象。少年少女们拖着行李箱,从郑重其事的父母手里接过日用品,一面抬眼或谨慎或好奇地打量这片崭新的土地,一面拿起手机“咔嚓”一声,快速拍下一张属于新的人生阶段剪影。年轻的志愿者,大都为年长些的学长学姐,一面送着新生入校,一面暗示父母们目至此便需要停下来了。巨大的宣传栏上学校历史沿革、杰出校友事迹引人入胜,父亲兴奋之余,连忙招呼儿子一同留影。大约还有些放不开,儿子小声嘀咕:“你自己要照便照就是了,我后面有的是时间。”却也一面快步上前,合影前身子轻轻撞向父亲,似乎顷刻间身体的碰撞,便完成了男人之间交流。一旁的母亲一边按下了快门,仿佛要将自己也留在这古都温情的初秋之中,一边喃喃自语道:“从此,这里就成为我牵挂的地方了。”

也许是过于相似,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朱自清先生的父亲模样,天底下父母似乎都有着月台上蹒跚的身影,和坚持自己去买橘子的“固执举动”,更多的时候,成长便来自于瞬间感知到亲情的温情与坚毅,只是这份理解,需要更长、更深的人生经历去感悟。

雨停了,夜越深,月亮更加明亮,路也逐渐地清晰可见。初秋的校园尚未见秋色。浓烈的绿从教学楼铺展开来,似乎要将夏季的气味留在此间。金桂的香味顺着风,从四面八方袭来,惹人停留。露珠调皮地滴落在草叶上,随即掉落进泥土里,一切都显得温情与可爱。感受到这份只在此时节独有的大自然馈赠,似乎从诞生起,便拥有了独特的诗意。

“白露团甘子,清晨散马蹄。圃开连石树,船渡入江溪。

凭几看鱼乐,回鞭急鸟栖。渐知秋实美,幽径恐多蹊”

想着少陵野老的《白露》,月愈发亮了,似乎在为黎明做最后的准备,伴着初秋的夜,一切也将迎来新的开始。


(图片策划:信息处“西电时光” 栏目组;文章:郭 荣; 图片制作:小虎牙工作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