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风至,莫负春光

春分后十五日,北斗指乙,则清明风至。

春泥氤氲出的味觉摩肩接踵地撞开了兜着心事的人群。倾而,早春的问候便从渐薄的衣袖最陡处滑落,洒下一地丝绒般的春光。此后气温变暖,降雨增多,人间一片春耕忙,正是“清明前后,种瓜点豆”、“植树造林,莫过清明”。除农耕时令外,宋元后清明与寒食双节合并,此后清明时节,扫墓祭祖、踏青郊游,延续至今。

春日漫长,有三个季节让我们经历。人们习惯在山林草甸间寻觅清明景致。“少年分日作遨游,不用清明兼上巳”。踏春而歌,乐游原上春草箐箐,草叶山林清洁而明净,山崖边的花儿,枝桠间的柳芽,春意正好。

清明多夜雨,脱离往日繁杂,次日择高倚窗远望,春风袭人,神清气爽。俯身看下去,惊觉清明寒食好,莫过春园百卉开。校园内不知何时亭亭玉兰已绽满枝头,刻玉玲珑,红白相间。

主楼外的花斑野猫,弓起滚圆的身子,在墙角来回游荡。偶尔穿过花园,偷偷带走一株有心事的花。而后,尝试摊开一本许久没有翻动的书,尘封已久的回忆,迷惑未解的题设,一时间都重新有了关于未来的定义。

母亲做了些荠菜面片托人带来,她说早春时节荠菜新鲜可口。碗中墨绿的菜叶斑驳,配上翡翠的白面,香浓的鸡汤,得此搭配嚼起来令人更觉春天的美好,一如充满无限憧憬的人生。

清明风至,莫负春光,仔细想来,莫负的又何止春光呢?


(图片策划:信息中心“西电时光” 栏目组;文章:郭 荣;图片制作:小虎牙工作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