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文化
是老师,也是知心姐姐——记外国语学院张艳副教授

 

“更多的时候,她比较像我们的一个知心姐姐,而不是老师。”电子工程学院大四学生梁庭浩这样评价自己的英语老师,张艳。

红色的大衣,瘦削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一笑起来让人感到温暖而又亲切。这是人文学院张艳老师留给记者的第一印象。从2001年西电研究生毕业后,她便选择留校成为一名大学英语老师,十多年来,她怀着一颗爱心和对学生的责任,一直坚守在教学岗位第一线。

“刚开始工作时,对三尺讲台是怯生生的,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些学生,该如何讲课,如何完成教学指标。”然而工作一个月后的一场病,激发了张艳做一名好老师的决心。“当时病得很厉害,请了一个星期假。一天上午,我所带的第一个班的55名学生全部赶到我的宿舍,带着花生和瓜子来看望我。只有八平方米的宿舍都挤满了,队伍一直排到了楼梯口。当时我就想,我必须要对这些孩子们负责,以我的努力去教育他们,回报他们的爱。”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十一年,可张艳回想起来时还是非常激动与感慨。“后来我搬进了新家,虽然也只有三十平米,但我还是邀请了全班同学带上自己的饭盒,来我家做客。我从11点开始一直在厨房炒菜,一直到下午一点。虽然很累,但却值得。”

大学英语,是大学所有课程中唯一不间断授课两年、每周两节的课程。大学英语老师,也是与学生相处时间最多的授课老师之一。在每届新生开学头一节课上,张艳都会对学生做一套问卷调查,了解他们最想学到的知识,对大学英语课程的需求,及希望与老师建立的关系等问题。

随着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的深入,从一支粉笔、一本教科书、一台录音机,到以网络多媒体为教学平台的交互式英语教学方式,对英语老师与学生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2005年,西电成立了以微电子学院为试点的教改班,采用了“课堂教学、多媒体网络自主学习、教师一对一口语授课”的新型教学策略。张艳了解到,对于部分来自欠发达地区的学生而言,同时掌握英语知识、计算机技能、网络沟通本领,有相当大的困难。为了让学生能够尽快适应,形成自己个性化的英语学习方式,张艳与教改班其他两位老师一起,筹备了一台迎新晚会,要求所有学生都用英语为大家表演节目。针对不同英语能力和不同特长爱好的学生,张艳安排了对应的节目类型,有话剧、英文歌曲、相声等。

“有一个很内向的男孩,起初不愿意上台表演,我专门为他准备了一首代表思乡情怀的诗歌,配上背景音乐,希望他能够将这首诗演绎出来。经过不断的鼓励与开导,表演当天,那个男孩虽然紧张到不住颤抖,却发挥得相当出色。”演出结束后,张艳自费将演出视频刻录成光碟,发给每一位学生,作为新年礼物带给父母。那位男孩也逐渐克服了自卑与羞怯,在课堂上变得活跃开朗起来。

张艳的课堂气氛一直十分活跃,她有自己的一套避免口语课出现冷场的方法。她将学生分成若干组进行小组讨论,并将一个话题分解成若干子话题,以避免回答内容的重复,最后各组派代表进行汇报,这样便能使学生积极参与到讨论中来。课本中的每一个话题,张艳都会以口语训练作为先导,通过英文互动交流,引入精读课文内容,最后安排相关听力的练习,来完成整一套的训练。而针对学生英语基础参差不齐的现象,尤其是在听力方面,张艳会提供听力音频给基础薄弱的学生进行单独课下训练,对基础较好的学生则安排听力速记比赛等环节,进一步提高他们的能力。

张艳开放式的教学方式也曾受到过学生的质疑。有一名2009级的女生,十分文静内敛,在上了一个月课后,抱怨说她实在无法放弃自己原来养成的英语学习习惯,而接受张艳的教学方式。比起英文对话,或是小组讨论,她更愿意大量阅读,自己安静地学习。张艳给她放了一个星期的假,准许在完成英语作业的前提下不来听她的英语课,而转为自学。一个星期后,女生主动来找张艳,请求回到课堂学习:“宿舍姐妹每次下课回来后,总会兴奋地讨论在您的课堂上学到的内容,乐此不疲。我好奇到底是怎样的课程能让她们如此投入?”在接下来的课堂中,这个女孩慢慢变得积极起来,在期末口语考试中,表现得十分优秀。

张艳说:“大学英语不仅仅是获得学分的工具,更是了解英美文化的窗口,能够培养同学们更好的文化适应性,帮助同学们日后更顺利地参与国际交流。”张艳所带的班级每年四六级合格率和学期考试成绩都是名列前茅。“在与学生相处的过程中,在每一节课上,我自己也是一名学生。因为他们也教会了我很多。”

莘莘学子,悠悠我心。张艳在与学生相处的过程中,时常扮演着知心姐姐的角色。她还曾资助过因贫困而面临退学的学生。“一名优秀教师的教学动力来自于学生的回馈。”张艳经常邀请学生到家里做客、谈心,希望能与学生成为心贴心的好朋友。自从工作之后,她的每一个生日都是与学生一起庆祝的。许多学生在毕业之后也不忘常来看她,带上一盒自己用第一份工资买的点心让她品尝,或是把新交往的女友带来请她把关。

学生梁庭浩一直有着出国深造的梦想,他告诉记者,前不久他拜托张艳修改自己的简历陈述,张老师一个词一个词地认真地修改了一个星期。后来他才知道,这段时间张艳得了重感冒还发着高烧。“在我准备GRE最艰难的时候,是张老师不断地为我加油打气。现在我陆陆续续拿到了几所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我会努力学习,以优秀的成绩来回报张老师对我的帮助。”

张艳将大部分的时间给了学生,并因此多次放弃回家探亲的机会。她的父亲因病去世,她只请了一周的假回老家筹备丧事。母亲在失去老伴儿之后一直埋怨自己的女儿,在父亲生前没有尽到孝道。张艳自己的心里也充满了悲痛,愧疚于没能多抽出时间来陪陪老人。张艳这次也只在家中呆了短短四天,又赶回学校为学生补课。“有得必有失,我无法放下这些孩子们不管。只要看到他们节节攀升的好成绩,听到他们喊‘张老师’,我便知足了。我知道,母亲会理解自己的女儿的。”

张艳的付出没有白费,她收获了学生对自己的尊敬与爱。她有一本厚厚的小本子,里面写满了学生在毕业时留给她的祝福,也记录了纯洁珍贵的师生情谊。梁庭浩告诉记者:“我们上最后一节课时,张老师买了一个大蛋糕,与我们开了场离别party。在结束时,我们一起合影留念,一一拥抱道别。我看到张老师不舍地落泪了,我觉得自己在大学期间能遇到这样一位好老师,真的特别幸福。”


(文/西电新闻网·陈溢青)

陕ICP备05016463号   

版权: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建设与运维: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