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文化
弓右钫:实习工厂第一课

实习工厂第一课

■弓右钫

1951年参军到张家口军委工校,由中学生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新兵,经过半年思想政治学习,同我们班里的几个同志一起分配到一部实验工厂,后来称为实习工厂,现在是工程基础训练中心。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到了厂里。      

厂长崔道生和政委范西向我们介绍工厂的任务,工厂的组织机构情况,要求我们安下心来、努力学习、认真工作。我被分到设计组工作,一起的还有夏怀芬、张珍妹和王广芝。组长唐馥桂和贾琦老师教我们制图。      

初到工厂既陌生又新奇,看到工厂是建在东山坡边的一个好似做过仓库的旧院子里,除了刚盖好的部分车间和实验室,有的车间利用了原来的房舍,院子里还有几个充满潮湿霉味的旧窑洞;车间的机器是陈旧的。听说工厂前身是位于山西阳泉我军制造通信设备的晋察冀军区的电信工厂,对外称作兴隆工厂。军委工校筹建实验工厂时,接收了兴隆工厂的机器、材料以及部分人员。通过材料组的韩子光,以及车间主任徐明碧、刘厚田讲述,看到当年用铁路钢轨煅制的当年制作手摇发电机时的零件和毛坯,用火车的弹簧钢板制作的模具,用缴获的飞机残骸翻制的机架;以及用汽车变速箱改装的机床传动机构,还见到兴隆工厂制造手摇发电机的图纸。耳濡目染,实验工厂继承了兴隆工厂在物资匮乏条件下,克服困难,千方百计完成生产任务的精神和所采取的办法,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当时学校有线实验室进口了载波电话交换机,是通信兵的新装备,要把机器的线路图复制后发给学员上课,这任务交给了设计组。      

当时,只能采取晒蓝图的方法。就是:首先描图,把透明的描图纸铺在原图上,用黑墨水把需要复制的图文照描下来成为“底图”;然后把底图覆盖在晒图纸上经过阳光照射的过程称为“晒图”;接着进行水洗,(把晒图纸上被底图上黑线条或字体覆盖未曝光处的感光药用水洗掉,呈现原纸的白色;底图的透明处能透过阳光,使晒图纸上的感光药曝光发生化学反应,经水洗呈现蓝色;)晾干后就成了线条和字迹为白色,底色为蓝色的图纸了。定了完成任务的方案,组长把描图安排给夏怀芬等三人,让我晒图。      

每天晚上按组长教的操作方法,点着红色灯光在暗室里配感光药水(感光材料对红色不敏感),把药水刷到白纸上做成晒图纸;待次日晾干后在阳光下晒图;经水洗晾干。由于晒图框比较重,每次都有组里的同志和我一起干。      

晒图是靠天干活,天气晴阴、阳光强弱,决定曝光时间短长,影响着工作效率。过去只是晒16开(相当A4)幅面的少量蓝图,并不困难。而这次图纸的幅面相当两张报纸大,要晒几十套,每套几十张,工作量大,经历的时间长;加之当时市场上没有现成的晒图纸,自己配感光药液,涂刷制成晒图纸。整个晒图过程既繁琐又耗时。加之关系到新装备建设,学校领导孙俊人主任经常来了解有关进度,除了给我们送纸,还介绍所晒图的重要性。为了赶上课进度有时就得加班,但经常老天又不配合。为了不影响教学需要,经过不断摸索,试着改变了药的配方比例,提高了晒图效率,陆续及时把线路图交出去。      

开始的时候感到新奇又胆怯,组长及时启发我动脑筋,要大胆心细;发生错误或失败,当我不安时,他首先帮助找原因;遇到困难,他支持帮助;有了进步,他及时鼓励。全部图纸晒完后,组长教我做总结,把材料、设备,药的品质、配药方法、刷纸、晒图全过程和要领,以及经验和体会写出来。这是我参加工作后学做的第一份工作总结。      

日后在工厂奖评中得了三等奖,发了有通信兵部领导刘寅、厂长崔道生和政委范西题词的笔记本。我非常珍惜的保留着。      

经历了这进厂的第一课,随着学校和工厂的发展,我继续在工厂的不同岗位上工作,直到退休。回顾往事,这第一课记忆最深!      

后记:

长时间以来大量的工程图纸和设计文件都是复制成蓝图。用“蓝图”一词来比喻工程规划可能就是从这里引申来的。由于蓝底白色线条的所谓的“阴文”图纸读起来不太方便,但技术不发达的条件下,晒图纸容易手工制作。随着技术进步,就有了白底褐色线条文字的“阳文”晒图纸。      

随着工业发展,有了商品晒图纸,就不用自己刷晒图纸了,后来又有了用灯光晒图,不再受天气的制约;以及用氨水熏图免去了水洗的繁琐。现在有了电脑,就更不会像当时那样费力费时啦!    

笔记本奖品  

厂长催道生、政委范西题字

通信兵部领导刘寅题词  

晒图工作总结(局部)

弓右钫简历:

1933年出生,1951年1月参军到张家口军委工校一部六班(学员),7月到实验工厂设计组(制图员)。1958年学校迁至西安后,历任实习工厂车间主任、检验组长、生产科长,副总工程师。

陕ICP备05016463号   

版权: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建设与运维: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