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文化
他战斗在“看不见的战线”——记我校校友 中国工程院院士张锡祥教授

 

现代战争条件下,由于高新技术的飞速发展,仅仅就战争的技术手段而言,就更加多样而复杂。人们非常关注电子战,这是因为电子战在战役发起前较长时间就开始,并且一直持续到战斗结束,它为掌握战场的主动权起着关键性的作用。电子对抗则是电子战的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其手段是利用电子设备或器材进行置电磁权的斗争,从而使敌方电子设备效能降低或失效,处于雷达迷盲、通信中断、制导失灵的挨打困境。同时又要保证己方电子设备效能得到充分的发挥。由于电子信号本身无影无踪,电子对抗被称为“看不见的战线”。张锡祥就是这一战线的领军人物。

张锡祥,1933年5月出生于吕梁山麓、汾水西畔的山西省文水县,这里是英雄刘胡兰的故乡,革命老区的“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信仰对他来说是入骨入髓。1951年,18岁的张锡祥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他渴望到战火纷飞的朝鲜去保家卫国,但根据战事需要,他没能跨过鸭绿江去作战,新中国更需要他成为一名有知识的建设者。

当时的我校正在经历着重大的转折,开始了由战争到和平,由农村到城市,由大专向本科的过渡。日益正规的西电展开她的怀抱,迎接着一批批朝气蓬勃的青年,为新中国培养着师通信主任,无线电、有线电、雷达工程师。1951年夏,张锡祥来到了设在张家口的军委工程学校(西电前身)一部学习,1952年转入预科班,由于成绩优秀,1953年张锡祥顺利进入本科学习,195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学院(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雷达系。

张锡祥说,他这一生和军队、和国防、和电子对抗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学校穿了8年军装,毕业后到总参通信兵部任电子对抗参谋,1963年到国防科委十院十九所工作,1965年集体转业,军装脱了,但他还是为国防继续他的事业。他为之奋斗的目标就是为我军铺设安全的空中大道!为了这一崇高目标,张锡祥教授总是站在该领域的前沿,在各个不同时期利用当时的新技术,提出新思路,主持设计了多项电子对抗装备,为我军的现代化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

熟悉张锡祥的人都说,他活脱脱是一个搞科研的人:非常冷峻,喜欢独立思考,善于分析问题。有时为了解决一个难题,他会连续多少天默默查资料,默默想问题,默默画图表。他的脑子里天天都是脉冲多普勒雷达、星载合成孔径雷达、捷变频雷达的方法,巡航导弹、反辐射导弹的方法;预警机的方法等等。

张锡祥的科研成果标志着我国电子对抗领域的发展:六十年代,美军利用“白鸹导弹”对我方炮瞄准雷达进行攻击,1965年,由他主持设计、研制出了“反白鸹导弹”雷达附加器;当时,我国刚刚研制成功可以有效对抗“倒相式”干扰的单脉冲雷达,张锡祥承担并完成了寻找对单脉冲雷达干扰的新途径的课题,研制出样机装备部队;七十年代,他主持设计了我国第一代地对空干扰机的任务,经过四年多的努力,于1978年设计定型装备部队,并获得1985年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八十年代,他主持设计了我国第二代地对空干扰机系统的任务,经过八年的研制,于1988年设计定型小批生产装备部队,该系统获1990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九十年代初,他主持设计了我国第三代地对空干扰系统;九十年代后期,他又主持设计了“强力干扰机”的研制(第四代地对空干扰机)。他还参加了1994年和1997年由国防科工委组织的对华东、华北地区出现的不明空情的分析工作,他提出的主要意见被采纳,该项目获得1997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张锡祥教授现任国防科学技术电子对抗重点实验室研究员,电子部29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兼职教授,2002年被聘为我校兼职教授。

张锡祥的科研成就斐然,获得国家级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各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各2项,并荣膺成都市、四川省和全国电子行业劳动模范。

集深刻的理论和丰厚成果,张锡祥出版了“现代雷达对抗技术”专著,并发表了30多篇论文,整理编写了400余万字的内部材料。作为“电子对抗”领域的专家,张锡祥教授言传身教培养了多名技术骨干和硕士、博士研究生。

在“看不见的战线”,张锡祥已经战斗了半个多世纪。由于他的成就关系着国家的机密,所以在许多时候他不能带着自己的研究成果参加科学讨论,也不能将论文拿去发表。在很长的时间里,他和他的成就鲜为人知。但对于一个从英雄故乡走来、将国家利益视为天的人,他对此非常坦然:既然选择了这一事业,就必须默默无闻,甘于奉献。

记得一位名人曾说过:“光荣不会给予一个专门寻求它的人。然而却会走向一个不向往光荣却诚恳地自我牺牲地为公共福利而劳动的人。”1999年11月,张锡祥被评为中国工程院院士。院士证上写着:“中国工程院院士,是国家设立的工程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称号,为终身荣誉。”

(文/王跃华)